分享到: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乱欲

「老公,我妈让我们晚上回家吃饭。」

  「那我知道了。」

  就在刚才妻子小静打了个电话告诉我,让我晚上去她家吃饭。

  我和小静在差不多三个月前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那一天我们在所有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行了婚礼,正式成为了合法夫妻。

  其实我们两个也不过都是刚踏出校园步入社会没两年的小年轻,之所以这么急着结婚,完全可以说是她肚子那个小东西的原因。只怪自己图一时之快,安全措施没做好,到知道小静怀孕的那一天已经晚了,所以可以说是奉子成婚。

  在我和小静还处於男女朋友关系的时候,她就领着我回去见过她的爸妈,她的爸妈人很好,对我也很满意。有时候我送小静回来天太晚了,他们就让我直接住在他们家,对此我也一直心存感激。小静的父母并不像一般的家长一样思想封建,对女儿的私人生活严防死守,而是采取了一种比较开放的态度,我想小静的开朗性格也是来源於此。

  本人一直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爱好,就是在有人的情况下操女友,这种身心上的刺激有别於一般的性爱。但小静当时涉世未深,传统观念比较重,一直觉得这是不雅的行为,拒绝和我配合,但她的坚持在我这样的调教高手面前根本没太大作用,只是花言巧语哄骗她尝试过一次之后,她就开始渐渐迷恋上这种特殊的性爱方式。

  有一次晚上,我们两个又是出去玩到了很晚才回家,把她送回家的时候,小静的妈妈就留我住下来,我并没有假客套,於是顺理成章地住了下来。那天小静的爸爸刚出差去了,家里只有小静和她妈妈,可能她妈妈也是出於家里有个男人会比较安全的考虑才挽留我的。

  小静的家很大,有三间房子,据说是当年比较早的时候买的,没有现在的房价这么贵。 但不用想也知道,像这样的三室一厅房子放在什么年代都不会便宜,这在我和小静交往的时候就从她的口中得知她的家庭状况应该是不错的,由此而来的是她的脾气也不小。

  平时小静爸爸在家的时候,我就是住在客房,像现在这种只有她们母女在家的特殊情况下,我作为还不算是他们一家子的外人更应该懂得避嫌。但小静似乎并没有这样的顾虑,洗完澡以后直接就来了我房间找我玩扑克牌,说等一会儿再回去睡。可我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扑克牌上,而是她那刚沐浴完还散发着沐浴露芳香的青春肉体,一时心痒难耐,放下手中的牌一把扑了上去。

  「呀!你干嘛呀?我妈还在外面呢!」

  「没关系啦,反正她又看不见。」

  「不行的!会被发现的。」

  此时欲火焚身的我哪还顾得了这些,强硬地抓着小静的手腕,不理她的挣扎往她嘴上一顿狂亲。 而小静娇小的身躯则在我的压迫下不停地扭动,这种类似强间的代入感给我带来前所未有的刺激。

  「宝贝儿,你就可怜可怜我吧,都这么久没亲热了,乖,我很快就完事。」听了我的软声哀求,小静终於是不再反抗了:「你轻点,回头让我妈发现就糟了,看你以后怎么办。 」我心想,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是大晚上的,你妈这种过来人会猜不到发生什么事吗?

  得到许可之后,废话也就不说,我快速地脱掉自己的衣裤,还得接着脱小静的。我有一个爱好,不知道算不算是怪癖,就是一般男女朋友做的次数多了,时间久了,发生事情的时候都特别自然地管自己脱衣服,但我就特别喜欢女生帮我脱衣服,我来脱她的,总觉得跟比自己脱有很大的心理差别。

  面对全身赤裸的小静我并没有急於进入正题,而是打算先把前戏做足了,这一点也一直是小静很感动和喜欢的地方。不是为了发泄性欲做爱而做爱,而是一场精神和肉体上的无上享受。

  「为什么会这么湿呀?」我在小静的下面摸了一把,面带戏谑地看着她。

  「你讨厌!」被发现身体秘密的小静显得有些娇羞。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哈哈哈……」

  「你……你再说,你再说我不理你了。」脸上挂不住的小静说着就要再度起身穿衣服。我一把又将她摁下不再闹她,将她的两腿分开,头拱了进去用灵活的舌头开始专心地舔弄起了她的阴核和阴唇。伴随着我的舌头每一下挑弄,小静的身体都要经历一次颤抖,在我加快速度之后更是用手压在了我的头,似乎希望我那舌头能够往她的阴道里钻进去。

  眼看着前戏准备得差不多了,我二话不说直接提枪上马,伴随着温热、潮湿的紧密包裹感,已经记不清多少次的又再进入了小静的体内。

  和小静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们做爱的次数多得恐怕自己都记不清了,但尽管经历了这么多次的蹂躏后,小静的小穴却还是和当初我第一次进去时一样紧得吓人。有时候我都会忍不住笑话她:「你的小逼这么紧,将来我们的孩子要出来的话,不是估计得先变成一根绣花针才行?」结果当然是获得了她的一顿毒打。

  「舒服吗?」

  「嗯……嗯~~」

  平时我们两个人在外面开房过夜的时候,小静的呻吟都能够让隔壁听见,最有趣的是一次,服务员不停地来敲我们的门,说我们影响了隔壁房客人的休息,而现在为了不被她妈妈发现,硬是忍着不叫却又有一种别样的魅力。

  就在我们俩渐入佳境的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哗啦啦」的冲水声,那是从旁边的卫生间里传来的,应该是小静的妈妈在上厕所。

  说起我这个岳母,第一次来小静家见家长的时候着实被她妈妈惊艳了一把,不说貌若天仙这么夸张,但确实可说得上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尤其是她的皮肤很白皙,比她女儿还要好,身材到了她这个年纪竟然还能保持的这么匀称,实在难得。

  上得山多终遇鬼,不知道是不是席间对未来丈母娘的关注太多,以至於后来到小静房间去休息的时候,被她一句「我妈是不是很好看呀?看这么久」吓了一跳,自然是要连忙解释是她多心,自己根本是正常的注视。

  谁知道她来了一句:「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她是我妈,将来也是你妈,连自己的妈妈都不放过,大色狼。」其实在我内心中一直对恋母或者说成熟女性有很深的眷恋,原来对那未来丈母娘还只是停留在欣赏的阶段,被小静这么一说,自然而然地就开始往那方面去想,这么一想竟然就停不下来了,想着如果真的能够搞到小静的妈妈就好了。

  但我嘴里还是要死不承认:「怎么会,就是给我天大的胆子我也不敢呀!」「谅你也不敢,哼,再说了你也没这本事。」

  「这我可不高兴了。」

  「不高兴?好呀,你有本事就去把我妈搞到手,你要真成了我也没意见。」小静略有些赌气地说着,后面又是一阵嬉笑打闹。

  然而过了这么久的时间,小静当初不知是真是假的戏言我到现在还记得,有时也在想,真的要是能把母女一起搞到手好像也不错的样子,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幻想一下就好了,现实生活中恐怕小静会第一个杀了我。

  而现在正在有节奏地抽插着小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又再浮现出那一句对话,大脑又忍不住开始往她妈妈那丰满均匀的身材上幻想,连带着插在小静体内的龟头都感觉大了一圈。

  「呀~~」我下体的变化小静作为最直接的感受当事人自然也察觉到,有些惊讶又有些羞涩地白了我一眼。

  既然操不到母亲,那就操她的女儿好了,我开始将对小静妈妈的欲望全都用力发泄到了小静身上,想要在这有些神似的女儿身上找到一丝不可能实现的目标的快感。

  或许是我真的太过大力了吧,原本一直紧咬牙关不叫一声的小静也有些承受不了我的冲击,断断续续地发出她那迷人的呻吟声。对,叫吧叫吧,老子就是要操死你这个骚婆娘,每天穿着短裙把大腿露出来,还不时在勾引我,看我不操死你。

  眼中的小静开始有些和她妈妈的身影重合起来,这种好似突破伦理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刺激着我的神经,逼迫着我的老二做出最大限度的冲刺。

  「你……你……慢点,受不了了~~慢点……」正在兴头上的我哪里能管得了这些,继续快速的抽插着,直到听见旁边厕所的水声停了,猜到小静妈妈应该是上完厕所了,也该出来了,那她一定会经过我房间这里,这样一来更加地刺激着我猛烈地撞击小静的下体。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诱惑着我:『让她听听她女儿是怎么被人操的,知道她女儿找了一个多好的男人是多么的幸福吧!』最后我的大腿和小静的屁股所产生的「啪啪啪」的撞击声,我想只要不是耳聋的,经过我们的门口都应该会听到,而我自己也特别留心着外面的脚步声。

  此时的小静简直要发疯了,皱着眉头死命地捂着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呻吟来,另一只手则不停拍打着我的大腿示意我停下来。虽然我很用心地注意着外面的情况,但还是没能掌握到小静妈妈到底有没有在我门口停留,外面也一直没动静。

  一直过了五、六分钟,实在是承受不了这么高频率的冲刺,在一股热血上涌后,我的万千子孙终於也去往了它们最终的归宿,事后在清理身体的时候被小静一顿暴打。

  在这之后又过了几个月才从小静那里得知她怀孕的消息,接着就是双方家长会面把婚事敲定下来,原来的女朋友也转正成为了合法妻子。

  在我们结婚之前,双方父母商量了一下,打算给我们两个小的在外面买套房子。这也是我一直在考虑的事情,要想搞定婚后的复杂的婆媳关系,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别住在一起。

  原来我的积蓄加上小静的存款再加上我父母的补贴,也就只能买一套一居室的房子,但小静的父母不舍得女儿受苦,偷偷地把自己的积蓄赞助了我们一点。在她父母的口中是一点,但就是这么一点换来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所以也是在那时候我才深深明白小静的公主病也不是全没来由。

  也正是应该这个原因,又过了几个月小静肚子渐现的时候,她的妈妈就提议让小静搬回家住,让他们照顾女儿,小静自然是千百个同意,问我意见的时候,我还能说什么呢,房子是人家出的钱,而且我也确实不太会照顾孕妇。

  原打算每个星期我去她爸妈那里看看她就好了,谁想到小静竟然要求我也一起搬过去住,除了所谓的舍不得我外,她的那点小心思我又怎么会猜不到。好歹我长得也不赖,大小也是一个主管领导,重要是年纪轻轻就到了这个位置,外面多少小姑娘对我抛媚眼灌迷魂汤,一个没忍住随时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

  就这样我和小静搬回了她父母家和他们一起住,虽然已经是一家人了,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太方便,尤其是我这种平时在家邋遢惯了,随便一件大裤衩、背心就满屋子走的,到了他们家就全部都得改回来。

  有一次我休息,小静和姐妹出去了,他父母也不在家,我就在家洗澡洗头。正在洗头抹洗发露的时候听到大门开了,又听到一阵脚步声,认出了是小静,就喊了一句:「老婆,帮我把毛巾拿一下,帮我擦一下脖子,都是泡沫。」小静走了进来,拿过毛巾帮我擦了擦脖子。

  「后背擦一下,水滴下来了。」

  洗完澡以后我只穿了一件短裤就开始洗头了,小静又很轻柔很仔细地擦拭着我的后背。

  我有些幽怨地说:「老婆,咱俩都多久没那个了,今晚是不是要……」正等待小静回覆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丈母娘的声音:「静雅还没回来呢!」这句话把我吓得半死,搞了半天原来是小静妈妈回来了,还弄了这么大个乌龙。

  「妈,是你啊,我……我还以为是小静回来了呢!」小静妈妈没说话,又帮我再擦了几下后背,说了一句让我早点洗完别着凉,就出去了,留下一个尴尬不已的我。

  真的有时候感觉祸不单行这句话十分准确。 就在当天晚上我上厕所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趣事。

  当时小静爸妈都睡了,我肚子不太舒服就出来上厕所,平时在自己家里都习惯了上厕所不关门,现在所有人都睡了,自然也就没顾虑到那么多,直接开着门就开始方便。

  就在我打算起身的时候,发现门口闪过一道人影,小静妈妈出现在了厕所门口,两人都愣了几秒。直到小静妈妈将视线往下移,看见了我那还因来不及提起裤子而裸露在外的小弟弟时惊叫了一声,幸好她及时用手捂住了嘴巴,才没惊动小静和我岳父。

  紧接着我赶紧手忙脚乱地把裤子拉起来,而她则有些慌张地不辨东西的来回走了几步,快步回到了自己房间。

  小静父母的寝室里就有一件卫生间,我是怎么也没想到她会出来上厕所,刚才的事情加上早上的尴尬,我一下觉得彻底没脸见她妈妈,有些慌张地回到自己房间。

  大概实在是太慌乱了,让小静都看出来了,就问我:「怎么了?一副见鬼的样子。」我看了看小静,当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直接就把刚刚发生的事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或许是希望她去帮我给她妈妈道个歉,但没考虑到如果小静真的去了,那情况不是更尴尬了吗?

  「嘻嘻,这么说,我妈看见你的小弟弟了。」对我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小静竟然一点生气也没有,甚至有点看戏的意思,哪怕其中也牵涉到她的妈妈。

  「你还笑,都快要把我吓死了。」

  「瞧你,胆子这么小,我妈都没说什么呢,你有什么好怕的?」「我真的是没法做人了,发生这样的事,传出去还不得被人笑死。」「你不说,我妈不说,谁会知道?」

  「对了,你妈不会告诉你爸吧?」我突然想到。万一让我岳父知道这件事,我会不会被大卸八块?

  「你以为我妈和你一样,这么丢脸的事情还往外说。 放心好了,她肯定是会藏在心里的。」听小静这么一分析也有些道理,情绪顿时平复了许多。

  「你被我妈看见,嘿嘿嘿,看见那个是什么感觉呀?」小静提到关键地方大概是想像到那个画面实在太好笑了,一边大笑着一边问我。

  「什么感觉?这还能有什么感觉,我当时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我。」「我……哈哈哈,我还以为你……你会受到什么变态的快感,导致小弟弟变成大弟弟呢!」平时我们两个除了会在一起看A片学习以外,小静自己也会找一些黄色小说来看,当时就发现她好像比较锺情於乱伦题材的小说,问她为什么,她说是容易代入角色,比较刺激。现在她明显是把我和那些离谱到不行的黄色小说中的情节联系到了一起,恨得我压了上去就想把她就地正法,被她一句「肚子里还有宝宝呢」给吓得退了回来。

  「那这样不是想把我活活憋死吗?」我无力地说着。

  「我又没拦着你,你可以自己出去找女人呀!」我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小静嘻嘻笑笑地趴到我身上说:「你说我妈回去会不会瞎想呢?」我虽然不明白小静话里的意思,但还是忍不住幻想起来,正值所谓虎狼之年的丈母娘看见了自己女婿的鸡巴,彻夜难寐,只好用手指抚慰心灵的画面。

  「噢~~你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东西呢?」

  明明是自己把我往那方面带,现在又在说我胡思乱想了,但看到她那戏谑的表情就知道小静又在逗我了。


  乱欲(二)

  原以为小静平时和我说的,有本事去搞我妈之类的话是开开玩笑的,也有可能是试探我一下,但经过后来几次发生的事情我才隐隐觉得她好像是说真的,这应该是很难让人相信的吧,竟然会有女儿希望自己妈妈被女婿搞的。

  小静的妈妈平时在家里的打扮都比较亮丽,不像那些跳广场舞的大妈穿的特朴素。

  那天,她就穿着短袖、一条短裙加白色丝袜,看起来就和三十多岁的年轻少妇一样在家里打扫卫生,事后我想想这样子完全和那些A片里的家庭主妇的打扮一模一样。

  我当时在客厅里看电视,当她弯腰收拾茶几的时候,我无意中瞟了一眼,竟然刚好就看到了她那短裙下的蕾丝内裤。

  到现在我还记得特别清楚,粉红色的,蕾丝边,加上那抱都抱不住的肉肉屁股,我一下眼睛就被吸住了,直到小静妈妈咳嗽了一声才回过神来,特别尴尬地装作看电视,当时裤子里的小弟弟一直硬着。

  到了晚上躺床上的时候就和小静说这件事,换了从前我可能还要考虑一下要不要说,但当我有了前面几次的经验以后,发觉小静听了类似她妈妈这些的艳事似乎并不生气,反而比我还高兴一样。

  「你这个臭流氓,竟然连自己岳母都不放过。」我一听小静的语气就知道她在吓我。

  「那也不是我想看的,谁叫你妈大白天的穿一条短裙在家里打扫。」「她打扫她的,你不偷看能看得到吗?」

  「真的,我真的就随便这么一看才看到的,谁偷看了。」「嘻嘻嘻,除了看到内裤还看到什么?从实招来。」本来确实是只看到了内裤,但经小静这么一引导我又开始不自觉地幻想起那粉红蕾丝内裤下是否隐藏着茂密的黑森林那,只是这么一想小弟弟就胀的不行。

  「没了,就看了一眼你妈好像就发现我了。」

  「呵呵呵,活该,谁叫你偷看的。」

  「我都烦死了,以后怎么见你妈呀。」

  「现在知道后悔了,看得时候怎么没想到这些。」确实,当初真的是鬼迷了心窍,事后想想以后该怎么面对小静的妈妈我的丈母娘啊,小静这才怀上几个月,我还有大半年要住这那。

  见我一直不说话,小静开始劝解我:「你怕什么,她穿的这么骚不就想让人看吗?你看了她,说不定她心里还高兴着那。」「让人看?」

  「我爸又不在家,家里就你一个男的,她穿成这样不给你看给谁看呀,笨!」明明是一件简单的偷窥事件,硬是被我这不知比我淫荡、开放多少倍的老婆说成了丈母娘勾引女婿的AV桥段。

  「老婆你是怎么想的,好像我看了你妈,你一点都不生气。」我忍不住问小静。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都是一家人,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再说你之前不还被我妈看过吗?你看她见着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吗。」「嗯……,好像没有。」

  那天晚上上厕所无意中碰巧被丈母娘看了下面以后我还担心着第二天怎么见面。

  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吃早餐的时候,小静的妈妈还是和往常一样亲切地招呼着我,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只剩我还特不自在。

  「那不结了,你要真能和我妈发生什么,那是你的运气也是我妈的福气了,这么一把年纪还能有第二春。」我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小静,不敢确定她说的是真是假,小静却冲我调皮地笑笑。

  有一回我们全家人坐在一起看电视,只有我岳父不在,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平时就是放假休息也不会待在家里,和隔壁大爷一起去钓鱼或是出去广场打个太极拳都行,爱好广泛,反正是不愿意呆在家里。

  当时看的电视剧记得好像是一部泰剧还是马来西亚的剧忘了,反正剧情特别无聊看得我都快要打哈欠,反倒是她们母女俩看得津津有味。

  看得时间久了小静就让我帮她按摩一下,别说平时这些活我从来都不敢马虎,更何况现在丈母娘就在身边更得好好表现让她知道我是多疼她女儿的。

  小静略微侧着斜靠在沙发上,就这样把腿伸到了我的大腿上让我按摩,刚开始还是好好按着。

  可没过多久我的坏心思就起来了,想逗逗她,先悄悄看了小静和我丈母娘一眼,确定她们的注意力都在电视剧上。

  我原本在按摩的两只手其中靠近沙发内侧的一只就往下一点,比较隐蔽地藏在下面,加上小静身体的遮掩她妈妈应该是看不到的。

  之后另一只手继续有一下没一下地按摩,那只潜伏在下面的咸猪手就慢慢地由小腿攀爬至大腿根处开始抚摸。

  没摸几下就被小静发觉了异样,回头瞪了我一眼,但还是任我施为没有把腿收回去,这下我的胆子就更大了。

  因为是在家里,小静就穿了一件比较宽松的孕妇装,算是一件连衣裙吧,下摆刚好到膝盖上面,我稍微挪了挪屁股往她旁边坐过去,咸猪手顺着大腿外侧一直往她的两腿之间摸。

  还没触碰到神秘的私人领地时就被她的两条腿夹得紧紧,还用眼神示意我,那意思好像是在说,那乱摸我就死定了,但我和她打闹惯了,这么小眼神的威胁哪里能吓到我。

  用另一只手硬是把她紧闭的两条腿分开了一点,借着这么一点空隙终于是让我的咸猪手顺利摸到了她的小穴位置。

  不知道是不是怀孕后的女人身体都特别敏感,我只是这么用手指轻轻摸了几下,小静就忍不住地小声呻吟了一下。

  本来她的声音确实不大,但她妈就坐在她的旁边,这样一来就没能逃过她的耳朵。

  小静妈妈回过头奇怪地看了看女儿,小静的脸皮到底还是没我厚,在自己母亲的注视下忍不住脸颊有些发红起来。

  「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没事。」

  丈母娘看了看女儿,又转过来看了看我,此时的我早就在丈母娘发话前就把咸猪手抽离出来,又装作一副模范丈夫的模样仔细地给妻子按摩。

  可能我的搞怪真的是让小静有些生气了吧,在她妈妈刚转过头去后,她就把放在我大腿上的一只脚微微抬高弯曲起来,用她的脚趾轻轻地往我那小弟弟踩了踩。

  本来刚才当着丈母娘面偷摸妻子就刺激的我小弟弟有些勃起,这一下没做好准备突然被小静这么一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可能是我吸气的声音太大了,小静妈妈又转过头来好奇地看了看我,这一回她倒没问什么,估计也是猜到了我们夫妻俩之间的小动作。

  还没等我发火接着找机会惩罚小静时,她突然说了一句:「老公你也给我妈按按吧,她看这么久肯定也累了。」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是唱的哪出时,孝敬妈妈就连忙摆手说不用。

  我一下也管不了我这媳妇肚子里到底打的什么主意,只能先挺身出来表现一下先。

  「好嘞,来,妈我给您也按按。」

  「不用不用,你给照顾小静就行了。」

  女人永远是口是心非,尤其这坐的还是丈母娘,我没管她反对站起身来走到沙发后面就给她按摩按摩脖子,因为按腿肯定是不合适的。

  「真的不用了。」

  「嗐,没事,您是我妈,我给您尽尽孝心还不是应该的。」「嘴巴蛮甜的嘛。」

  小静也不忘取笑我一番。

  「你别老是欺负小伟,看把你给惯的,平时小伟工作忙,你也要心疼一下他知不知道。」果然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爱,平时我可真不知道小静妈妈这么关心我。

  妻子只是做了一个调皮的鬼脸说:「我哪有不心疼他,我还打算过几天买只甲鱼过来煮了,给他补补那。」我一听瞪大眼睛看着小静,真是汗死了,也不知道我媳妇是真傻还是假傻。

  「胡闹!你、你、你还在怀孕那。」

  「怀孕怎么了,网上说这个对男性身体特别好。」我真的是对小静无语了,连甲鱼是补什么的这点常识都不知道,我都开始担心起她肚子里我们孩子以后的智商来。

  小静妈妈作为过来自然是懂的这些东西,但当着我的面又好不意思明确给小静讲,只能含蓄地说:「以后我找个机会教教你,都当人家妻子了还什么都不懂。」小静吐了吐舌头哦了一声就不再说话继续看电视。

  而我也幸好是站在小静妈妈身后,否则都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来面对这一尴尬。

  客厅里又再一次恢复平静,只有电视剧的声音还在响彻着这个客厅,我的双手时而轻柔时而沉重地按捏着小静妈妈的肩膀。

  当初为了小静特地去学的按摩这下总算是排上用场了。

  「妈,您右肩这里是不是平时会有些酸痛?」

  「对,还真是!这都是老毛病了,有时候就脖子不太舒服,就让小静的爸爸帮我按一下。」「哦,您这是职业病了,都是坐着工作久了落下的。」「那有什么好的方法能治一治没有。」

  凭着我在老中医那学来的三脚猫功夫胡说了几句,小静妈妈已经俨然把我当成大国手了。

  「这毛病要根治好像还比较难,还得看医生比较好,但适当地按摩一下的话能够减轻一些酸痛。」「那以后就让大伟没事给你按按吧。」

  原本看电视的小静突然插了一句。

  「你就不能学了给你妈按摩按摩呀,什么都要人家小伟去做,白养你这么大了。」母女俩又是斗了一番嘴,最后小静说了句:「老公你看我妈对你多好呀,你以后可得好好孝敬孝敬她。」小静妈妈没好气地拍了一下女儿,我则在后面傻笑着连说那是那是。

  心里面却又忍不住在想小静刚才的话没有什么其他的含义吧,这个孝敬好像有很多种含义。

  就这样眼睛也开始不由自主地往丈母娘的乳沟看去,其实在一开始我就注意到丈母娘今天穿的衣服特别地显身材,是聚拢型的,但她的腰际却没看到一丝的赘肉,不由得感叹小静妈妈保养的实在是太好了。

  刚才按摩的时候我不敢乱看,全程都是手按着肩膀眼睛看着电视在按摩,这一下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偷偷地把眼睛往下瞟了瞟。

  只见丈母娘那深深的乳沟一眼望不到尽头,透过微微有些开口的衣服能够看到一部分雪白的乳球,要论肤色小静还真是没有她妈妈白皙。

  俗话说的好一白遮三丑,皮肤白一些人看起来也年轻一些,加上小静的家里也不缺钱,她妈妈又懂得保养,有时候看过去真的就像三十来岁的少妇而已。

  这么大的奶子怎么小静就没有那,望着丈母娘那丰满的乳房我不由地叹息着,小静什么都好,就是咪咪有点小,只有B罩杯,怀孕以后我还取笑她,以后咱们的孩子会不会被饿着,等她明白过来以后就把我打了一顿。

  「小伟你也累了吧,快坐下休息休息。」

  在我偷瞄的时候,手上的按摩的力道不自觉地小了许多,小静妈妈可能是以为我按久了累了就让我停下休息好了,这时候我岳父刚好也回来了,还拿着刚钓上来的新鲜活鱼回来在我们面前炫耀了一番。

  下午的时候老婆又说太无聊,就让我找一副扑克牌来玩,刚巧丈母娘也过来,就说三个人一起玩。

  后来玩了几局以后,不知道是她们母女俩牌技太臭还是我运气太好,一直都是我赢,觉得挺无聊的就说困了,先躺下休息一会儿让她们俩玩。

  俩人又继续玩了几局,而我则在一边看着,因为房间里有开空调的缘故,所以小静的身上有盖着被子,怕着凉,但这也为我后面要做的事提供了绝佳的条件。

  我就假装着一边在小静的旁边帮她看牌出谋划策,一边被子下的咸猪手就摸个不停,这一回小静倒是非常配合,没有什么反抗,也可能是习惯了,一边被我玩弄着下体一边和她妈妈打着牌。

  早上是背着她妈妈,随便怎么玩都可以,但现在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坐着,稍有异动丈母娘马上就会发现,我也不敢做的太过分。

  但自从小静怀孕以后,我们就告别了基本的夫妻生活,这心中的欲火一旦别挑逗出来,不释放一下真的是太难受。

  色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在头脑发胀之下做出了一个连我自己后来想想都觉得害怕的决定。

  在我看小静她们母女俩玩的正入迷的时候在被子的遮盖下偷偷地自己的大短裤拉下来一截,因为这种短裤很宽松,基本不需要有太大的动作就能拉动。

  就这样把隐藏在里面许久早已经硬的发紫的小弟弟释放了出来,一脱离短裤的束缚,小弟弟好像整根都呼吸顺畅了,还不时地抖动几下表示雀跃的心情。

  再装作有些累的样子靠到后面的床头上,就这样侧着身子一边装作帮小静看牌,一边用下边压着的那只手扶着小弟弟往小静的大腿上摩擦。

  当我的小弟弟刚一接触到小静的皮肤时,她整个人抖了一下,回头惊讶地看了看我,她怎么也想不到我会这么大胆当着她妈妈的面就敢玩的这么大吧,好在小静妈妈正在理牌没注意到。

  但也正是这种丈母娘就在面前的特殊环境,我的神经所受到的刺激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这可是真真实实地在母亲面前玩别人的女儿啊,就是A片也很难拍出这种剧情吧。

  小静除了脸红了一下也没在做什么其他动作,我心里明白她这是默许我了,也就放开了胆子玩。

  但实在是受条件所制,我不敢有太大动作,又不敢转身或者改用右手来操作,只能是很缓慢地摩擦着她的大腿,马眼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都把小静原本就很光滑的大腿弄的滑不溜秋的。

  在我摩擦的过程中我的眼睛始终看着她俩的对局,尽量保持着自然的状态,却在无意中用眼角的余光发现,小静妈妈在看牌的时候好像有意无意地在偷瞄我。

  该不会是被发现了吧,虽然心里有着这样的顾虑,但内心所产生的另一种异样的刺激和兴奋却让我丝毫也没有要罢手的意思。

  由之而来的是我的另一个疯狂的举动,我回正了身体不在侧靠着,小静又转头看了我一眼,估计是以为我玩够,其实是另一个游戏的开始,只是参与者不是她而已。

  我将身上的被子拉了拉,好像是一副很冷的样子,其实是要调整好被子遮盖的范围角度。

  用藏在被子下的左手轻轻地压在小弟弟上,使得它紧贴着肚皮,然后稍微把它侧过去一点,让它的龟头『不经意』地露到了被子外面,而左手的两个手指压在上面轻轻地撸动着保持它的强度。

  这样一来就等最后的一步了,没错,我就是在赌小静的妈妈会发现了它,如果发现了以她那个角度看过来就好像是我在房间里裸睡没穿内裤一样,一家人也无伤大雅,要是没发现也就没事了。

  我一边看着牌局一边偷偷地观察小静妈妈的举动,时不时还要出声说几句话,就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

  不知道是我的祈祷灵验了还是真的是那么巧,丈母娘突然和我聊了一句,自然就往我这看了过来,我能够明显地看到她的眼神中的不可置信和羞涩的变化,连我后面跟她说的话也都没听见。

  本来还要靠着我不断撸动刺激才不变软的小弟弟一下像吃了药一样,愤怒地勃起到最大,还好有我的手指压着,要不然就要出现小帐篷的天然奇观了。

  后来丈母娘又借机看了几眼,之后我适时地把小弟弟收了起来,露个几分钟还是无意的,如果全程都勃起露在外面怎么想都不太对劲吧。

  但后来牌终人散,我也已经悄悄地把裤子穿好,一切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这件事我并没有告诉小静,因为在我心中好像对于丈母娘真的起了一丝变化。

  【全文完】
上一篇:我和父亲酒后的收获 下一篇:斩获人妻同事不是意外是勾引